欢迎进入中国致公党广州市委员会!

今天是:2020年06月06日 星期六 

首页  > 党员风采  > 党史人物
黄兆活,中国快食面机的发明者之一

发布时间:2019-07-09 11:09 | 来源:中国致公党广州市委员会

上世纪80年代中的某一天,广州市粮食系统出现了一个传闻,据说外派美国工作一年的工程师黄兆活滞留不归,准备定居美国啦……

事关重大,一时间,大家议论纷纷,有关领导也很愕然,唉,看来当初派谁去,也不该派黄兆活去,可是不派他去,技术上又恐怕搞不定。谁都知道,黄兆活的祖父和父亲都是美国归侨,就连黄兆活的童年,也是在旧金山度过的,就是这层“海外关系”,在运动年月像“紧箍咒”般缠着他,使他透不过气来。他现在滞留不归,很可能也是“早有预谋”。

这个传闻,当然也使黄兆活的妻子谭蔼云和两个孩子饱受困扰。黄兆活真的不回来了吗?谭蔼云跟丈夫一样,都在广州市粮食局上班,黄兆活搞技术和研发,而她是教师,从事职工的培训和教育。谭蔼云心里挺矛盾,她担心黄兆活真的不回来,可是心里面又想,不回来也好,这下不用再受歧视和怀疑了,也算是一种解脱吧。

谭蔼云和黄兆活是一对患难夫妻,可以说是“同病相怜”,因为两个人都有一样的“历史问题”——海外关系。跟黄兆活的情况大同小异,谭蔼云的祖父和父亲也是美国华侨,曾在华盛顿的中国城打工。实际上,那个年代,有一批广东人的祖辈和父辈,家族中的男人都去了美国或加拿大谋生,余下祖母、母亲、妻子和女孩子留守在乡下――而这批留守者的命运跟这对夫妻是相类似的,就像克隆出来的差不多――因为他们都来自同一个地方:台山。

台山近几十年来从旧貌换新颜,由贫穷到富庶,离不开从前那些漂洋过海的先辈,是他们帮扶着打造了后来的台山。华侨对桑梓的贡献有目共睹。

现在我们一般认为,中国三个最主要的华侨输出地是广东、福建和海南岛。位于珠江三角洲的“五邑”地区被誉为“中国第一侨乡”,与潮汕、梅州和福建的泉州等侨乡一起,闻名于世。“五邑”是地方说法,也即是广东江门辖下的新会、开平、台山、恩平和鹤山。其中居于南海之滨、港澳之邻的台山市,总面积3286平方公里,可以排在“五邑”之首,是当之无愧的著名侨城,兼有排球及艺术之乡的美名。据目前的网络资料显示,目前台山市内人口超过93万,而居住海外的台山籍华侨华人包括港澳台人士则有130多万,所以有人笑称,台山市是“双胞胎”之城,内地有个“台山弟弟”,海外有个“台山哥哥”。海外的台山人及后裔分布在五大洲,最主要的侨居国是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等。

40多年前广州市粮食系统的那个传闻――随着不久之后的一天,据说那一天刚好是西方的感恩节,工程师黄兆活走下飞机,风尘仆仆地出现在香港机场――也马上变成了“谣言”。

广州这边,再一次沸沸扬扬。

领导和同事们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黄兆活真的回来了!

人们纷纷问他:黄工,你为什么回来了?!

这下轮到黄兆活愕然了:我为什么不回来?这里难道不是我的家和国吗!

而与此同时,一个更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实摆在面前,黄兆活是回来了,但同他一起外派的另一名工程师却没有回来――是的,是他留在美国了,而不是黄兆活。当初,谁都怀疑黄兆活,因为他充满“美国关系”,他不留下谁留下?他是理所当然的被怀疑对象。而另一名工程师刚好相反,没有任何海外关系,找不到丝毫留美的理由和迹象,大家都认为他毫无疑问是一定要回来的――然而世事往往就是如此出乎意料。

事易时移,几多风云变幻,老广州成为了今天的国际大都市。2019年1月28日,在荔湾老城区陈家祠的一幢新楼房里,笔者见到了黄兆活和他的妻子谭蔼云,一对平易近人的老夫妻,而他们的儿子黄文以及小孙子黄梓凌陪伴在侧。

黄兆活再过几天就86岁了,比妻子谭蔼云年长4岁。黄兆活不久前摔了一跤,腰部有伤痛未愈,这两年耳朵也背了,交谈起来有点儿费力,但老人家精神奕奕,笑容可掬,听到“致公党”三个字,他显得格外开心雀跃,表现出非常向往参加组织活动的意愿。他有一个小本本,上面写着朋友们的联络方式,他也把我的手机号码和名字记在了上面。谭蔼云说话夹带着台山口音,看得出来,她是一个大方坦诚的人,有一种历经磨砺而热爱生活的韧劲,举手投足间有一股母性,散发出阵阵温暖,让人心生亲近感。

黄兆活出生的1933年,广东台山北坑南安村的农民仍然在贫困和灾荒中度日,几年后战争的阴云也开始笼罩,而此时的黄兆活还是个幼儿,跟随爷爷和爸爸,在美国的旧金山唐人街生活。唐人街的角角落落都是乡音,裁衣裳的,开餐馆的,补鞋修锅的,走到哪里都是一串串台山话。台山人出远门一般都成群结队,一家一族或一村,出来闯世界的都是男丁,缺少男丁的家庭只有自卑的份。男丁飘洋过海去挣钱养家,天经地义;女人在老家生儿育女,所生出的若是男婴,会在小小年纪就被接走,若是女婴则继续呆在乡下长大,帮手打理家务。所以当时来说,除了一些过埠新娘会被带出去,台山乡镇的普通妇女或女童基本上都留守本土。这也正是为什么黄兆活从幼年时期就去到美国的原因,那时的他已开始承继一种作为台山男丁的“荣耀”和命运。

说起这种老台山乡下人的习俗或惯例,谭蔼云想起了自己的小叔叔。谭蔼云的父亲那一年从美国还乡探亲,她的小叔叔才5岁,父亲就用乡下大妈的背带,背起这个小弟弟再次搭船赴美,历经千辛万苦,挺过晕船和风暴,两个多月后,终于把弟弟背到了美利坚,背到了谭蔼云的祖父面前。小叔叔在美国长大,二战时当了兵,作为盟军前往欧洲,和平之后娶了德国媳妇,这又是后话了。

再说黄兆活的爷爷黄芹经,赴美前得传家中的中医秘方,去美国后勤工俭学又读了西医,开了一间小医馆行医问诊。中西医结合,本是一件好事,但是很无奈,美国当局对中医缺乏了解,主管官员硬性规定他只准给华侨华人看病,禁止向美国白人行医…

黄芹经把儿子黄明世从台山接到旧金山,黄明世后来又把儿子黄兆活接到旧金山,若无意外,也许就这么一代接一代,他们会在美国落地生根……命运的转折点在于黄芹经一直亲近旧金山的致公堂,还参加过孙中山主持的兴中会的一些活动,家国情怀当比一般人浓厚,这当然对黄明世有重要影响。

中国抗日战争爆发后,1940年,黄芹经、黄明世带着7岁的黄兆活,祖孙三代一起回国,很有点“共赴国难”的意思。黄兆活留在台山城里念书,黄芹经回去乡下养老,为村民免费行医,在当地传为佳话。黄明世则去了广西南宁,任职兴中商业储蓄银行南宁分行的总经理。兴中商业储蓄银行1923年由孙科联合海外华侨共同创办,1928年在台山开设有分行…后来日军战机轰炸了南宁,黄明世筹资并主管的兴中商业储蓄银行毁于一旦,他本人于国仇家恨的忧思中郁郁而终,至死都没有再回故乡台山,引为遗憾。

历史转眼翻越了好多篇章。黄兆活长大了。他在台山一中毕业后,考入湖南长沙机械制造学校,各种政治运动如火如荼,“海外关系”这时开始成为他的“负担”,毕业时连个实习的地方都找不到…后来总算进入武汉重型机械厂,担任技术员,边工作边在华中理工大学进修机械,成为当时厂里的工程师骨干人员。与此同时,毕业于广东台山师范的谭蔼云,也在武汉的学校里教书,后来还被评为湖北省优秀教师。

然而,“海外关系”问题始终像一朵乌云,盖在这对夫妇的头顶,压得他们头都抬不起来,事事小心翼翼,处处低人一等。尽管时常想念家乡的亲友,但写封家书都要受到严厉盘查,遣词造句都要得到批准,唉!并且,湖北方面还几次派人去台山的乡下调查“黄兆活的海外关系问题”,防止他里通外国。当初留在武汉的99个广东籍工程师都允许回老家了,他们却被“剩下”了。他们也越来越希望回到岭南来。经过多年的奔走、申请,直到广东省侨办出面,黄兆活和谭蔼云终于如愿以偿,调入广州市粮食局。

谭蔼云调回来广州后,才终于慢慢有机会与亲友团聚,总算第一次见到了她母亲和父亲家族中的那些盘根错节的“海外关系”――就是这些亲人,给她的人生带来了数不清的磨难。一朝相见,泪眼纷飞,甜酸苦辣咸,只有五种调料,哪里能够烹饪出她心中百般复杂的滋味呢!而这对夫妻的两个儿子,就更不用说了,兄弟俩忽然间有了很多很多从未见过面的亲戚,亲情浓烈得像刚刚出窖的陈年老酒,酒不醉人自醉啊,这跟在武汉时相比,可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情况啊。

而黄兆活作为一名理工男,一个吃技术饭的工程师,也终于迎来了他个人革新能力最重要的“改革开放阶段”。 

1983年,黄兆活作为核心技术骨干,参与了“沙河粉机”和“快食面机”的研发,取得了“革命性”成果――首先是广州人吃上了机器做出来的“沙河粉”和不需要烹饪的“快食面”,这是从前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啊!然后普及到广东和全国,很快风靡了海内外。

美国方面也注意到了这项“新发明”,飞快地接受了这项新技术,购买了“快食面机”的设备。有了设备,但没有技术支持也行不通,在美国方面的要求下,广州委派了黄兆活和另外一位工程师前去协助调试,工作期为一年,也才有了文章开头所说的黄兆活“滞美不归”的那一幕。

回顾往事,脱离了极左桎梏的中国社会,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特别是城市现代化的物质文明建设飞速进展,知识分子的待遇不断改善,意识形态方面的禁锢变得相对宽松,多元化、平民化的价值观焕发出包容力和创造力……无论如何,每一点进步都来之不易,都需要全社会的共振和发力。

黄兆活由衷地说,现在啊,可真的比以前好多啦!

黄兆暖、谭蔼云夫妇与儿孙在一起

说起来,黄兆活的家庭称得上是“致公之家”,小儿子黄文也是广州致公党越秀区成员,大儿子黄坚毅则是深圳致公党成员,父子三人,如果再加上谭蔼云,都可以组成小支部了。不过谭蔼云是民建党人士。

黄兆活谦和、低调、内敛,谭蔼云乐观、热情、真诚。这对互补型夫妻是传统婚姻琴瑟和鸣的象征。

谭蔼云说,致公党打来的电话,基本上都是由我接听和传达的喔;黄工有什么活动安排,都得由我照料着,帮衬着,我为致公党也是做了一些事情的喔!

说着说着,谭蔼云笑眯了眼。哈哈,相亲相爱又多姿多彩的一家人!

2021年的阳春三月某一日,将是黄兆活和谭蔼云结婚60周年的好日子,他们说,到时准备回台山去,举办一场庆祝金钢钻之婚的喜福宴,会邀请海内外的亲友共聚一堂…恭喜恭喜,祝福这对老人家!(陈惠如)

笔者与两位老人家开心合影

笑得多甜蜜

中国致公党广州市委员会
2019-07-09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