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致公党广州市委员会!

今天是:2020年01月22日 星期三 

致公文苑

首页  > 致公文苑  > 文学
千 年 黄 埔

发布时间:2018-11-01 11:01 | 来源:中国致公党广州市委员会

千 年 黄 埔

 

龙莆尧

 

黄埔实在是太有名了。

有一部洋洋50万言、讲述黄埔军校历史的书开章第一句便是“天下谁不识黄埔!”

诚然,当今世人闻得黄埔之名,多是从认识黄埔军校开始。但如果有人问起,一千多年前的海上丝绸之路的源头在哪里?历史也会大声地告诉他:在今之黄埔,古之黄木湾扶胥镇也!

其实,令黄埔扬名的还有许许多多层叠在她身上、在中国历史上惊天动地的事,弹丸之地有如此多的大事发生,实是世间少有。于是,便常常有人担心,黄埔这浮游在珠江上的蚱蜢小舟,怎载得动这厚重的历史积淀?

扶胥镇作为中国的对外贸易港口自南朝开始,历隋、唐、宋、元四朝而不衰,隋代开皇十四年(594)始建的扶胥港标志性建筑南海神庙至今仍香火鼎盛。明代起,随着岸线的推移,港口移到了黄埔村附近,港口亦随之易名为黄埔港。明清两代至今,黄埔港一直是海外巨舶的云集之地,时至于今,它已延展至珠江口的南沙,并冠上“广州港”之名,成了世界上数得着的超级大港,其历史之悠久规模之巨大,恐怕只有地中海的亚历山大港可以与之媲美。古老的“黄埔港”虽然现在易名为“广州港”,但“黄埔”这个名字,却早已深深嵌入各国航海家的脑海之中,试问全世界各种各样文字的国际海图里,那一张没有“黄埔”的标记?

我们常说,满清政府在鸦片战争前“闭关自守”,细究起来,实在有点儿冤枉,事实上,即使是乾隆二十二年(1757),一直实行粤、闽、江、浙四口对外通商的清政府,为防止西方殖民主义者的入侵而关闭了江、浙、闽三地的海关时,黄埔的大门依然没有关上。

黄埔既然敞开怀抱接纳海外来风,千百年来,它便历尽了欢乐与苦痛。特别是十九世纪三十年代西方列强选定中国作为他们要吞食的目标时,黄埔便成为他们觊觎的第一块肥肉。

此时的海外来舶可不是来朝贡的,它们在载来货物的同时,也载来了罪恶。中国境内的鸦片走私活动一开始便在黄埔海面进行,黄埔港渐渐成了鸦片走私贸易的中心。林则徐拍案而起,将鸦片船逐出了黄埔港,并实施了震惊中外的虎门销烟。

随即爆发了第一次鸦片战争。“虎门之战”国人耳熟能详,但在第二天发生在黄埔港前的“乌涌之战”却鲜有人提及。那一仗其实也打得很惨烈悲壮,驻守在乌涌炮台上的广东、广西兵700人及赶来增援的湖南兵900人在奋勇抵抗之后大都壮烈殉国,战后,清政府在炮台附近的黄羊山修造了“忠勇官兵之墓”,并立祠祭祀。

《中英南京条约》的签订,使中国的国门从此洞开,西方列强乘机蜂拥而至,个个都想来分一杯羹。1844年10月初,法国派特使刺萼尼率军舰8艘杀气腾腾地开到珠江口,24日,战战兢兢的清政府全权代表耆英与刺萼尼在停靠在黄埔的法国军舰“阿吉默特”号上,签订了有36款的《中法黄埔条约》,黄埔,又一次以屈辱载入了史册。

侵略者的炮舰驶进珠江后,黄埔便无宁日了。1856年10月8日,一件触发中英两国重启战端的事件又在黄埔海面发生,是日,广东水师千总梁国定在黄埔水域查获了走私船“亚罗”号,英国驻广州领事巴夏礼籍此事件发难,派军舰炮轰广州城,第二次鸦片战争从此爆发。

外国侵略者的觊觎和寻衅,使黄埔难以再保持一个和平商埠的样子,贸易之外,黄埔相继修建了大坡地、白兔岗、新西岗、旧西岗、蝴蝶岗、白鹤岗、鱼珠、蟹山、狮山、狮腰、牛山等十多个炮台,组成拱卫广州的第二道防线。这些丝毫不逊于虎门要塞的炮台群至今雄风末改,古貌依然,只是作了游人怀古凭吊的场所罢了。

黄埔的炮台发出惊天动地的炮声,最近一次要算1922年6月,当是时,陈炯明的部属炮轰广州城北观音山孙中山的总统府,孙中山逃到永丰舰上,陈军继而在黄埔蟹山炮台上架起大炮,向停泊在黄埔长洲岛附近海面的永丰舰轰击。事件平息后,这门大炮受到惩罚,炮口被灌上了水泥,永远成了哑巴。

两年后的6月16日,孙中山在长洲岛上创立了黄埔军校,黄埔自此成为国民革命的摇篮,“到黄埔去!”成了当时中国革命青年梦寐以求的目标,国共两党的精英都在黄埔汇集,若干年后,他们都各自成了支撑两个不同营垒的栋梁,有的还成了中国大地上叱吒风云的军事或政治巨子,正是这些“黄埔人”,领衔主演了一部剪不断、理还乱的中国现代史!在这期间发生的、以黄埔为出发地的东征北伐,以及在国共关系史上有着重要意义的“中山舰事件”,早早便写进了中学的教科书中。

黄埔怀古,不能不说到约翰·柯拜。1845年,第一次鸦片战争的硝烟刚刚散去,这位苏格兰小老头便在黄埔长洲岛上偷偷地开设了自已的船坞,这是中国境内第一家外资企业。由他开始,一批美资、英资的修船企业相继在黄埔设立,他们在获得利润的同时,也引来了中国从未有过的先进的设备和技术,中国第一代产业工人也由此诞生。“黄埔船坞”这一品牌享誉世界航海界,后来“黄埔船坞”移到了香港。

柯拜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被义民掳去,至今不知身死何处。但黄埔长洲岛上却有两处外国人的公墓,美利坚合众国第一任驻华公使亚历山大?义华业也在此长眠。块块碑石,见证着黄埔、乃至中国的对外开放史。

黄埔自古山明水秀、物华天宝,自是骚人墨客的眷顾之地。南海神庙内历代碑刻甚多,人称“南方碑林”。这其中,以韩愈撰文的唐碑、朱元璋授意写成的明太祖御碑、康熙大帝亲笔御碑以及苏东坡、陈献章的手书诗碑最负盛名。东坡学士当年是到过南海神庙的,在游览“扶胥浴日”胜景时,随手写下一首七言律诗,发出过“坐看旸谷浮金晕,遥想钱圹涌雪山”的感叹。在浴日亭上与苏诗隔朝唱和的明代著名学者陈献章也曾在黄埔设台讲学,理学大家湛甘泉便是他当时在黄埔收的得意弟子。

流水依旧,世事沧桑。如今的黄埔,成了广州市属下的一个行政区域,它的属地,涵盖了原萝岗区和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其经济实力,在广州市举足轻重。她依然敞开胸怀迎接八面来风,千年古港,正生机勃发,修造船业,也方兴未艾,其创新型经济,引领全市经济发展,城市建设可谓一日千里地进行。光荣与屈辱都随着岁月远去,层叠在厚厚历史积淀之上的,是更加耀眼的辉煌。如今的黄埔,延接着千百年来从未断过的开放之脉,继续演绎着令人不可思议的神奇,在那片薰风徐来、白雪飘香的黄金土地上,一座百业腾飞、宜居宜业的现代化滨江新城,正在山明水秀、花红草绿之间轰然崛起……

再多的再大的名气黄埔也负载得起,与时俱进,随日增辉,今后之黄埔,会更加有名!

中国致公党广州市委员会
2018-11-0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