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致公党广州市委员会!

今天是:2020年02月23日 星期日 

致公文苑

首页  > 致公文苑  > 文学
父亲的药箱

发布时间:2018-11-01 11:01 | 来源:中国致公党广州市委员会

父亲的药箱

      ·文/邱劲松(连州)

父亲有一个粽色的长方形牛皮质药箱,翻盖结构,上下两层,正面印着醒目的红十字。

这个药箱啊,父亲一背就是50年。
      60年代初,因家里贫穷,在镇上读初二的父亲只好辍学回家, 那一年,他刚满14岁。大队支书见他聪颖好学,把他安排去大队的卫生站,给一位老医生当徒弟。父亲勤快,每天在卫生站烧水扫地,忙里忙外,深得师傅喜爱,不久就把医术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他,不出两年,父亲便掌握一定的医疗技术,从那以后,父亲便背起了药箱,走村窜户,给人看病,从此,村里便有了一位能给人治病的少年。
    村里人对父亲赞赏有加,说他小小年纪就会给人看病,就能挣工分,真了不起!祖父祖母听在耳里,甜在心里,祖母告诫父亲不要骄傲,还要虚心向师傅学习。我四岁那年,父亲背着药箱,去县里的卫生学校进修一年。我问祖母:“我爸哪儿去了?”祖母风趣地回答说:“ 你父亲学打针去了,谁不听话,你爸就给他打针。”于是,在我幼小的记忆里,父亲是一个能给人打针的人,儿时的玩伴欺负我,我会理直气壮地说:“你再欺负我,我就叫我爸给你打针去!”
     父亲从县卫生学校进修回来,镇里想调他到镇卫生院工作,父亲谢绝了,说村里的人找他看病惯了,舍不得离开。

从我记事时起,父亲的肩上就背着这个药箱,起早贪黑,废寝忘食,行走在泥泞的山路上,走进千家百户中,给病人带去温暖,送去健康。那时候,父亲的形象在我心中无比高大,觉得父亲的药箱是多么的神圣!
    而随着年龄的增大,渐渐地,我开始埋怨父亲,对父亲的药箱厌恶起来…… 

父亲心里总装着病人,每逢过节,为了给人看病,父亲很少与家人吃过完整的一顿饭,甚至常常不能陪家人吃饭。他交代母亲:“家里吃饭时,如果我没回来,不用等我,留下饭菜便行。”当有人找他出诊时,就算吃着饭,他都会放下饭碗,立马赶去给人看病,年夜饭也不例外。母亲嗔怪道:“你就不能吃完饭再去,再积极,队里也不会给你多一分工分。”父亲总是抱歉地笑着说:“你们先吃,病不等人,我很快就回来。”说完便背起药箱往外走。

  后来,大队的卫生站解散了,父亲向亲戚朋友借了一笔钱,盘下大队卫生站的。那时,我上小学三年级,家里的房子小,晚上母亲带着弟、妹住在家里,父亲带着我住在卫生站,晚上睡觉时,常常被叫父亲出诊的声音惊醒,我知道父亲要出去给人看病了,我说:“爸,我怕!我也要去……”父亲总说:“路难走,别去!你是大男孩了,别怕!好好睡觉,爸很快就回来。”我含着眼泪,怨恨父亲一次一次地把我一个人扔在卫生站里…… 
     记得我上小学五年级的一个冬日的凌晨,一阵急促的叫声把我惊醒,这次父亲同意带着我去出诊。那天晚上,我与父亲步行近10华里,去到大山脚下的一个小山村给一位老婆婆看病。看完病回去,大雨下了起来,我们走在寒风冷雨中,父亲问我你长大后当不当医生,这时我才明白他深夜带我出诊的用意,我的回答很坚定:“不!不当!当医生顾不了家。”黑夜里,我听见“哎呦……”,回头见父亲摔倒在路边,脚扭伤了。“药箱,我的药箱……”父亲的药箱掉下了深深的山沟,父亲急着要下去捡。“爸,明天再来捡吧!”父亲不理我,可没走几步,又摔了一跤。“爸,您别去,我下去捡。”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父亲的药箱捡了上来。

回到卫生站,父亲不顾脚的疼痛,急着检查他的宝贝药箱,“还好,没摔坏,东西也没少。”望着父亲红肿的脚腕,我想:都是这个药箱惹的祸!
    对父亲的埋怨终于在我大学毕业后爆发——
    那天晚上,在城里上班的堂伯父回来,父亲约上几位知己在家陪他吃饭,我也喝酒了,不知怎么说出了责怪父亲的话:“爸,您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这么多年,您对我一点都不关心,上中师三年,您没来看过我一次,我上大学,您也没钱供我,整天只知道背着您的破药箱……”父亲惊讶地望着我,说不出话来,走到阳台默默地抽烟。第二天,堂伯父批评我说:“你不该对你爸说这些话,这些话让你爸流泪了,你该去道歉,你爸不容易呀!你以后会理解他的。”可我始终没向父亲道歉,父子俩很长一段时间不说话。
     后来我在城里工作,成家,做了父亲,工作忙应酬多,很少能顾上家,妻颇有怨言,在妻的埋怨声中,忽然想起在乡下天天背着药箱的父亲,现在的自己不就像当年的父亲吗?想想,离老家仅20公里,自己也时常以工作忙为借口,竟半年多不回老家见父亲一次,愧疚油然而起,决定周末回老家看看父亲。
    见我携妻带女回来,父亲很高兴,从镇上买了菜,还给女儿买了玩具。晚上,一家人正乐意融融地吃着晚饭,有人找父亲去看病,母亲说:“吃过晚饭再去吧,孩子们难得回来一次。”父亲放下饭碗,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身后的药箱,我理解此时父亲的想法,对母亲说:“妈,让爸去吧,病不等人,我陪着一块去!”
     在病人家中,一位老大爷正捂着肚子在床上打滚,疼得“嗷嗷”大叫。父亲简单问了病情,边切脉、探热,边安慰老大爷:“没事的,打针吃药后就好。”不知父亲用了什么灵丹妙药,十来分钟,老大爷竟不再“嗷嗷”大叫。这是我第一次仔细看父亲给人治疗的过程,父亲眼神是那么的温和,话语是那么的亲切,他的脸上洋溢着暖暖的笑意,这笑意含着欣慰、含着满足,还带着些许自豪!父亲说:“给病人治好病,是我最大的快乐!”此刻,我读懂了父亲,从父亲背起药箱那一天起,40多年了,从中获得的快乐,只有他才能体会到。
     回家的路上,我看到曾经像山一样的父亲,竟让小小的药箱压得瘦小单薄,未满60的他已皱纹满脸,两鬓苍白,我发现父亲真的老了。我愧疚自己对父亲的不理解,后悔对父亲的责怪。
     这天晚上,父亲睡着后,我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再一次打开了父亲的药箱:箱子已很旧了,里面有着注射器,听诊器、镊子,还有各种常用药片儿和他自己配的药丸药面儿,下面排放着注射液的药盒子……这就是父亲背了40多年的药箱,一个被父亲一生视为宝贝的东西!在药箱盖下的别袋里,我发现一叠药单,每张药单都有父亲的签字:“病人家穷,免费!”难怪父亲一直清贫,家里一直不宽裕。这时,我越发感到父亲的伟大,药箱的神圣了,心里又滋生儿时才有过的那种崇敬和崇拜,对这药箱,也对父亲。

  女儿出生后,母亲下城里给我带女儿,父亲留在老家依然背着药箱,走村窜户。这些年,父亲的身体每况愈下,曾因胃病住院两次。小妹在广州工作,儿子上幼儿园后,我们兄妹几个说服他替小妹接送儿子,可几天后,他又回来了,临走时对小妹说家里有人等着他看病。小弟的儿子上幼儿园了,想让父亲接送,他不肯,说的还是那句话:“家里有人等着他看病。”

前段时间,父亲来电叫我和弟弟回去吃顿饭,问他何故,他说你们回来便知,回去后我们得知这是父亲背药箱50年的纪念日。

望着父亲日益清瘦的脸,我把一首原创歌曲作为礼物送给他:
        叫一声我的老爸呀,
        钱您要舍得花。
        国好家好儿女大,
        您老就歇歇吧!
        辛苦了一辈子,
         黑发变白发。
        曾经像大山一样的您,
         如今是儿女最大的牵挂!

        小时候见您忙工作,
       很少能顾上家,
        妈妈她暗地流眼泪,
        我们都向着她。
        如今我们长大,
        为国也为家,
        风风雨雨不容易,
        才知道那时的您,多么伟大!
        读懂了您呀惭愧了我,
        您让儿女咋报答……

歌声中,我仿佛又看见父亲背着药箱,在泥泞的山路上走着……


               

作者:邱劲松邮箱:2554955330@qq.com

单位:广东省连州市文广新局

地址:连州市番禺路潭电大厦9楼(513400)

电话:13500292345

中国致公党广州市委员会
2018-11-0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