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致公党广州市委员会!

今天是:2020年01月22日 星期三 

致公文苑

首页  > 致公文苑  > 文学
黄姚古韵

发布时间:2018-11-01 11:01 | 来源:中国致公党广州市委员会

黄姚古韵

 

汤承志

 

初闻黄姚,是来自朋友圈的照片。

老房子、红灯笼、石巷、古井……这个有着900多年历史的古镇,似乎,在我心中装下一台鼓风机,心脏每跳动一下,那鼓风机便将那诱惑鼓动一次,再后来的那段时间,提及旅游,心心念念不忘的便是黄姚。

初秋,我解脱一切羁绊,来到了黄姚。

从广州到黄姚,需要5小时左右,车程并不短。幸好自驾,沿路可以走走停停,倒不至于无聊乏闷。清晨出发,下午到达,当我们终于到达甚无特色古镇景区门口。新修的仿古牌楼,在广州市也能找到许多,而此门楼只是比广州的要开阔些。

我们买了票,一人发一张贴纸,就可以进入古镇景区了。

……没有叫卖声、吆喝声、喧哗声,就连脚步声也是闲适的、淡淡的。

随着阳光越来越斜,景色越来越暗,周遭便渐渐安静下来,内心也慢慢沉静,静处这些默然的古建筑当中,脑海中的历史长卷开始哗啦啦翻动起来。那我最喜那青瓦灰墙、古巷深深的时空美,最爱那岁月无痕、几经变迁的人文美。

黄姚古镇位于广西昭平县的东北部,距离桂林约200公里,兴建于明朝万历年间,鼎盛于清朝乾隆年间,有着近千年的历史。由于镇上以黄、姚两姓居多,故名“黄姚”。

   

水  韵

据说,水,才是黄姚传奇的起点和终点。

黄姚古镇在姚江西岸,宝珠江南岸,兴宁河北岸。倚仗三条自然河道的围护,在三河之间形成的高地上,一座城镇慢慢建成。

姚江由东而来,与宝珠江汇聚后向南转去,蜿蜒曲折,在古镇中心画出来一个“S”形的河道,三江环绕,形似八卦。

风水学上认为水能储气、聚财,能带来财气。曲折环流形态的河流,是风水学上最推崇的冠带水,且水的出口在东南方,更是符合风水学中水向东南去的说法。

从科学的角度看,弯曲的水流平缓,便于生活取水,同时也利于水上交通。明代时,《殿粤要纂》记载它还是驻军之地黄窑营,到清代《昭平县图》的记载,它已经发展成了以商业为主的黄姚埠。

从西江来的商船,过封开、经梧州,在马江镇溯姚江北上,划开广阔平坦碧绿的水面,进入黄姚。陆路和水路的商品交易后,再各行其道返回。通达三江的姚水,使古镇在明清两朝成为出海通衢的商业中心,但到了民国时代,随着姚江水位的下降,古镇也失去了旧日的繁华,重新与世隔绝。

走进河边,一排小游船错落地停泊在岸边,随意走近一个船家,非常利索地谈好价钱,坐上游船,看船桨在船家的手中翻腾打过水面,两边的倒影缓缓倒退,视野便开阔起来。岸边客栈林立,榕树根叶纠缠,石桥布满青苔,碧波横过屋前,构建了古镇古朴悠远、宁静安详的特色。真的是一座不仅可以用眼睛来观赏,也可以用心灵来细细品味的古镇。

船家并不主动与你攀谈,你问一句,他便答一句,只问到这黄姚的故事,这水的故事,话匣子便打开了,眼里全是光华……

 

石  韵

如果说水是黄姚的血脉,石就是黄姚的骨架。

黄姚古镇面积只有4平方公里,属南岭的余脉,遍布岩溶洼地、峰林和峰丛,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

古镇多石,石板街、石拱桥、石砌井、石堆墙,青灰的石板街、瓦灰的石拱桥、鸦青色的石井,黛蓝色的墙,深深浅浅的颜色,要是让这些呆板的石头生动起来,黄姚镇才会鲜活起来。

石头本来没有任何情感,但因为它们构成了黄姚,成为黄姚历史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几百年过去,这些石头印上了一代又一代的痕迹,虽然不言不语,但只要你静下心来,仔细聆听,你会听到千言万语,你会听到马帮哒哒的马蹄声,你会听到黄姚戏台咚锵的锣鼓声,你会听到集市中商贾的谈笑声……所有这个古镇的熙攘和繁华都会透过石头,浮现在你眼前。

古镇的每一块石头,都经历了黄姚千百年的故事,它们与黄姚同呼吸,你每触摸一下它们,都仿佛是在触摸黄姚的岁月。陆游说过:“花能解语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当你沿着古街慢慢踱步,不经意间浏览过的那些黄姚的石头,它们的风韵,也许会在你的呼吸间变成乐章,高亢激动、旖旎回旋在你心中、你梦中。

灵  韵

清晨的古镇显得特别娴静,既有大家闺秀的大气端庄,也有小家碧玉的婉约灵秀。

镇内古街按九宫八卦阵布局,一条主街延伸出八条弯曲街巷,宛如一条舞动的青龙。街巷两旁密集分布着300来间明清时期的古宅庭院,镇内的古建筑面积达1.6万平方米,大都是青砖高墙黛瓦堆叠、飞檐展翅画栋琳琅,极具浓郁的岭南风格。

古镇建筑设计九曲十八弯,多建亭台楼阁,大约有10多座,另外还有寺观庙祠20多座,特色桥梁11座,楹联匾额上百副,可谓是底蕴深厚,地灵人杰。传说,从清康熙到光绪年间,黄姚就出过11名举人,文人多,风雅盛,想当年举子们吟诗作画,煮酒品茗,调素琴,阅金经,那些书生意气、诗酒风流早已浑然内敛,在黄姚有山必有水,有水必有桥,有桥必有亭,有亭必有联,有联必有匾。这些楹联牌匾,文字、意境或中正规整,或洒脱恣意,却无不昭示着另一种让人向往的优雅意境。

一个城市跟一个人一样,如果空有外表,终将风骨无附,灵魂丰满,才能魅力长存。岁月中的一切浮华,会随着时光烟消云散,但属于黄姚的风骨,会跟着这些充满灵韵的古宅、永存在历史的长河里。

 

情  韵

俗话说,哪里有美丽的风景,哪里就有动人的传说。

黄姚的景观里,以“龙”字命名最多,有大小龙潭、接龙门、带龙桥、见龙祠、龙楼春涝、鲤鱼化龙、白马龙潭等等,每一个名字都是一个关于龙的传说。

黄姚的古井又叫仙女井,据说是天上的七仙女沐浴过,所以井水能治百病。

而黄姚的古榕则是何仙姑在水边休息梳头,被人惊动,匆忙之间忘记拿走的梳子……这些古老动人的传说,都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由于黄姚四面皆山,易守难攻,而且交通不便,所以村镇处于半封闭状态,人们大有与世无争的风骨,世世代代的黄姚人生活在这里,他们的思想、情感、理想、审美趣味就变成了这黄姚古镇山光水色中的无尽韵味,正是他们给了黄姚灵秀、古雅、宁静祥和之美。

现在镇上的老房子大多做成了充满清幽古韵的旅馆饭店,随意选择一家,在黄姚偷得浮生半日闲,惬意不过。夜幕笼罩下,街旁的红灯笼已经亮起,倒映在水中,像开出了一朵朵美丽的花。正如清朝时期黄姚名士梁端章诗道:满江烟水淡如梳,荡漾波光月上初;好景夜游情不厌,逍遥胜读漆园书。

我们去的时候接近中秋,古街两边的人家,便有售卖孔明灯的,不少情侣、父母和小孩儿在岸边街上燃放孔明灯,目送一盏盏灯孔明灯迎风而上,慢慢变成一星一点,最后融入那无边的夜幕,让人觉得放飞孔明灯寄托的不仅仅是情侣、父母、孩童的希冀祝愿,还有游人们对黄姚的无限情思。

 

余  韵

 

有人说,爱上一座城是因为城里住着某个人。而有时候,爱上一座城,或许只是因为前世有缘一见钟情。

古城对我而言就如诱惑,我总觉得古城里有我散落的记忆,它们也许在墙缝里,也许在空气中,每到一个古城,总有一个前世的灵魂在等着我,等我去追寻记忆的,等我去重拾灵魂。

在黄姚,这个繁华落尽复又苏的小镇石板路上,路过了形形色色的人,古镇的老屋,不但被来来往往的过客看过,也见证了许多岁月与人物。

人不在,景依旧。过客走了,房子还在。

古镇中兴街口有一副对联:山骨水液有馀秀,清风明月无尽藏。黄姚的风韵和情怀似乎尽藏其中,我想。  

                                                            

 

 

汤承志,女,湖南益阳人,毕业于湖南师大新闻学院,致公党广州市白云区基层委党员,现在广州凯旋华美达大酒店工作。做过电视台编导和杂志社记者,参与撰写书籍:《21世纪我们做女人》、《生命使用说明书》、《惊天大雪灾》,主创的电视专题《歌吹生死“弹逝郎”》获第七届全国有线电视节目评选三等奖。

中国致公党广州市委员会
2018-11-0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