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中国致公党广州市委员会!

今天是:2018年12月13日 星期四 

首页  > 致公文苑old  > 文学艺术
回乡祭祖记

发布时间:2016-09-30 11:30 | 来源:广州致公党


    记忆犹新


    立秋过后,女儿、女婿陪同我应邀回侨乡揭西参加公祭祖宗和祖祠修复庆典。前不久,开通了广州至揭西高速,大大缩短了路程,比以前方便多了。 
    
    这次公祭的老祖宗君象公,是原揭阳县员埔乡开基始祖黄肇基第六世,四百多年历史,枝繁叶茂,成为员埔地区黄姓的重要支派之一。我的祖父是归侨黄恒发,君象公第九代,他和几位同族长辈牵头,于1939年在本土东门村(今坪上镇员东村)郊外修建了客家传统模式的君象公祠,土木结构,古朴典雅。我的父亲黄鹤楼,民间书法高手,奉命题写祠名。七十多个春秋了,往事历历,记忆犹新。 
    
    君象公祠动工后,作为创建人和族长,我的祖父不管刮风下雨,严寒酷暑,每天到工地巡视。我正值童年,常常跟随他老人家前往观看建筑师傅们热火朝天地干活,觉得很新鲜很有趣。我还记得,父亲在家里客厅聚精会神反复多次挥毫书写君象公祠四个大字的时候,我站在旁边不停地磨墨,或者帮父亲把写了字的大红纸放在地上凉干。然后,他认真筛选,经族中长辈们认可才交给石匠师傅制作石匾,镶嵌在祠堂正门上方。后来,我还观看了非常热闹的祠堂落成庆典。 
    
    岁月如流,当年那些德高望重的祠堂创建人都已驾鹤西去了,那些见证祠堂落成庆典的长辈们也如凤毛麟角了。

君象公祠重光 

    
    自古以来,祠堂是同族后人共同修建用来纪念和祭祀祖先的地方,具有历史价值和文化内涵。可是君象公祠却饱受磨难:上世纪五十年代“土改”,公祠变成了几户村民的私人住宅;六十年代“文革”,后人供奉的列祖列宗神位牌,被毁于一旦;七十年代一场火灾,只剩下残墙破壁。 
    
    北京一声春雷,中华大地生机勃发,点燃了君象公海内外子孙修复祖祠的强烈愿望。众人齐心协力,于2016年夏秋之交全面、完整地修复成功。大家欢欣鼓舞,交口称赞,说是政通人和,太平盛世,带来了君象公祠重光。 
    
    此前,还修复了纪念君象公先父的昌寰公祠。这两项并不寻常的工程,表达了同族后代共襄盛举慰先人,继往开来写新篇的心声。

公祭老祖宗 

    
    当地传统习俗,祠堂修复后必须进行公祭,而公祭仪式应在修复庆典之前举行。 
    
    8月23日清早,万里长空祥云飘舞,君象公祠前面的小溪细浪翻腾,并不宽广的山区田野散发着各种农作物和泥土的芬香。从邻近几个山村和县城赶来的,以及前些时从马来西亚、香港、广州、深圳、佛山等地专程回来的君象公后代聚集在一起,其中有的全家出动,有的扶老携幼,挤满了祠堂广场,连临时在农田、禾坪搭建的帐蓬下都站满了人,水泄不通。 
    
    9时许,君象公祠七十多年来的第二次公祭开始。三巡钝炮声直冲云霄,鞭炮声震天动地,无数彩旗迎风招展,许多大小气球在空中飘扬,锣鼓声,欢笑声,汇成了欢乐的海洋。 
    
    分别描绘着魏征和尉迟恭画像的祠堂两扇大门敞开。里面摆满了丰盛的三牲和五果供品,香烟缭绕,烛火绽放。 
    
    我很荣幸被推举为二十位主祭人之一,大家身穿黄色礼服排列在正厅神龛前,面向君象公和列祖列宗神位牌,遵循旧礼依次敬香、敬茶、敬酒。族中长者宣读祭文后,主祭人奉上供品,接着引领等候在祠堂内外的众多后代跪拜祖先,共同祝愿他们如登春台,安闲自在,共同祈求他们庇佑后代人寿年丰,后福无量。 
    
    长达约两个小时的公祭,都遵循一定的礼节规范,有条不紊,体现了后代对祖宗的无比虔诚和深切怀念。 
    
    公祭毕,一千多位来宾和后代参加了君象公祠修复庆典。接下来,举行客家风味的盛大午宴。晚上,观看精采文艺演出。 

敬赠对联 

    
    我从小和君象公祠结缘,见证了从动工修建到落成庆典全过程。后来,祖父在旁边新建了家宅,对君象公祠的印象和感情更深厚了。 
    
    时移世改,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揭西县落实华侨政策,归还了我们家族在“土改”时被没收的祖屋。此后,我每次回乡探亲、扫墓,都同族中长辈和家人议论修复君象公祠的事情。 
    
    2014年,家乡传来动工修复昌寰、君象两公祠喜讯,我情不自禁写了《家乡修复祖祠杂谈》一文在广州一家刊物发表。随着修复工程的顺利进行,我仿效藏头诗形式写了两副门联,后来又写了一首三十二行的四言诗祝贺两公祠修复,并请老朋友一一挥毫书写后寄回给负责修祠的理事会。这些杂文、对联、诗句的文学水平都不高,只是饮水思源,表达久客他乡的游子对老祖宗的崇高敬意和深切怀念。这次回乡祭祖,意外地发现,寄回去的两副对联和那首四言诗,都经装裱后挂在祠堂留念。我还发现,前不久写的赞颂祖德和寄语后代的另一副对联(全文:祖德绵延千秋颂,宗泽传承万代荣),经当地书法高手挥毫泼墨,雕刻在神龛两旁,再加镏金装饰,更显得笔下龙蛇似有神。 
   
    这次回乡既参加了宗族的祭祖,又是我们来自各地的家族亲人一次难得的欢聚,可谓一举两得。女儿、女婿寸步不离陪伴我参加各种活动,并把许多感人场面和我敬赠对联、诗文,一一拍摄下来留念。 
    
    今日不枉此行心欢畅,但愿天长地久享太平。 

(黄方生)
                                         

中国致公党广州市委会员
2016-09-30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