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公文苑
电子刊物
友情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  > 致公文苑  > 文学艺术
连州二章


神遇刘禹锡  



      
          盛夏,阳光猛烈炙烤着大地,偶尔一丝风拂过,肌肤感觉被一种灼热包围。 
        
     我步入连州中学,横过一个小广场,穿过校道,往右一拐,便钻进了密林深处,烈日忽然不见了踪影,周围参天树木遮天蔽日,路面落叶铺叠,青苔斑斑,一座浑身斑驳充满着岁月沧桑韵味的小桥连通今古。跨过小桥,走过一小段石板路,步上数级阶梯,抬头便见一座铜雕像高高伫立。只见雕像者正大踏步向前走,身姿端正,神韵轩昂,美冉飘飘,右手执卷,目光坚定望向远方…… 
      
     啊,刘禹锡,我竟然在这里与你相遇!  

     曾经,我在书本上读过你的《秋词》,一句“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一反前人悲秋的观念,表现出一种激越向上的诗情,流露出自信阔达的胸襟,令人动容。  

     曾经,我踏足秦淮河边,走入乌衣巷,脑海便蓦然蹦出你当年被召回京途径此地所作的《乌衣巷》诗:“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昔日繁华鼎盛的朱雀桥和乌衣巷,而今野草丛生,荒凉残照,真是沧海桑田,人生多变啊。富贵荣华也不过是过眼烟云,终成历史陈迹供后人闲说。全诗貌似写景,其实通篇却在议论,巧妙地把历史和现实结合起来,寓意深刻。诗语简洁,却韵味无穷。 

     你写的千古名篇《陋室铭》,我能倒背如流:“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可是,对于你为什么安贫乐道,身居陋室而悠然自得的选择,我一直以为你是属于那种读书人的清高,跟陶渊明一样不屑为五斗米折腰所致。可是,今天,当我与你面对面,当我登上你当年经常登临的燕喜亭,感受你“不以利禄萦心,虽居官而与隐者同”的情怀,我自觉以前对你实在是理解不够的。 

     时光倒回到公元815年,你被贬任连州刺史,带着80多岁的老母亲,爬山涉水,历尽艰辛,穿过秦汉古道,来到这个当时被认为荒蛮之地的小地方。人虽远离庙堂,心却尚怀报国之任。在这里,你确立“功利存乎人民”的政绩观,为民办实事;你收集民间秘方,结合自己40多年积累的验方,编成了《传信方》医书,惠及八方乡民,后来这部医书还漂洋过海,传到了东南亚;你重教兴学,积极传播中原文化,使连州人才辈出,文风大振,开启了连州“科举甲通省”时代,自你上任连州刺史,一直到北宋时期,广东共有进士127名,连州就有43名,占了三分之一;你关心少数民族,用诗歌形式记述他们的生活…… 

     短短四年半时间,你为连州做出了卓越贡献,你留下的诗歌可以编辑成册,你为民谋福祉的种种事迹永远留存在连州人们心中,你的精神一直激励着后人奋发向上! 

     刘禹锡纪念馆的美女讲解员毫不隐瞒自己对刘禹锡的尊崇,她说:“从刘禹锡在连州的作为来看,我觉得那时候被贬的官员都是好官员。” 

     在博物馆一楼的一间小茶室里,我们有幸邂逅刘禹锡纪念馆馆长曹春生先生,他刚下乡回来,身上还冒着热气。他曾担任《连州报》总编辑、连州市文联主席等职,退休后全身心投入到当地文化研究。从交谈中可知,曹先生非常热爱连州这个地方,每天都不辞辛劳走村下乡,搜集乡风民约,研究当地文化,著作颇丰。他送给我们一本他编著的《刘禹锡连州诗歌注释》,收集了刘禹锡在连州为官所作的163首诗歌,并作了详尽注释、题解,用散文诗的形式作了翻译,对研究刘禹锡诗歌及了解当时的连州山川风貌提供了宝贵的借鉴作用。 

     此刻,当我追寻你一千多年前走过的足迹,我莫名感动,仿佛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一景一物都留存着你的气息。走过你走过的路,重读你留下的诗句,我更能感受你“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的悲凉际遇,也更加折服你“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的坚定淡泊与阔达情怀;“陋室不陋”、“惟吾德馨”更是你一生为人处事的高洁傲岸品质,光照后人。  



蝶 舞




    
    清晨,推开“依山傍水”农舍的红色木门,一束柔和的阳光便蔓延过来,瞬间把我裹住,不温不燥。农舍前的一小圈篱笆墙,沐浴着晨辉,落下参差的影子,陡然生出无限美感。  

    我深呼吸一口气,空气新鲜舒爽,再揉揉眼睛,只见远处群山起伏,青林翠竹绵延,天空清朗开阔,确信自己是身处连州市三水瑶族自治乡新八村的红心村,做了一晚“山腰妹”。 

    路边有山溪,哗啦啦的流水声吸引了我,我迎着溪水而去。 

    咦,前面不远处,溪水边飞起了许多蝴蝶,一只,两只,三只……清一色是纯洁的白色,在阳光中煽动着翅膀,忽起忽落。它们停落的地方,还有一个村妇在洗衣服,此刻,她已经停下来,手里举着相机,对着一个小男孩拍照,那小男孩蹲在蝴蝶面前轻轻地打着向上的手势,招引蝴蝶飞起来!而那群蝴蝶飞则如天女散花,点缀山涧,如梦如幻,合则如一堆棉絮,轻盈地颤动。 

    那一刻,我的心飞起来了,感觉神魄飞离形体而出!在我以往的任何时光,我何曾见过这般美景?这是大自然对人类无私的馈赠,人与蝴蝶,人与万物,人与自然,都应该和平相处,方能达到天人合一。 

    为什么这么多蝴蝶汇聚在一起呢?同游者庞总说,这些蝴蝶在吃那位村妇洗衣服后残留下来的洗衣粉,因为蝴蝶喜欢有香味的东西。 

    我惊诧道:“哦,我以为蝴蝶只是喜欢大自然有香味的植物,没想到它们还喜欢洗衣粉的味道啊!“ 

    见多识广的庞总继续介绍道,是的,蝴蝶是一种会变态的昆虫成虫,一生经过四个阶段:卵、幼虫、蛹、成虫。它们的寿命一般很短,长的不会超过1年,短的只有2-3星期。一般来说,蝴蝶成虫的寿命约有两星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要完成生命的全过程,所以它们必须把握好时间进行交配,雄蝶未经交配可活20-30天,完成交配任务后的雄蝶寿命较短,有的只有2-3天,而雌蝶产完卵或还有少量卵未产出即会死亡了…… 

    啊,原来如此!对于蝴蝶,我谈不上喜欢还是厌恶,但绝对是敬畏的,因为它的前世今生令人感觉造物主是那么诡异。从生前令人害怕的毛毛虫形象到盈盈穿行于花间草木的色彩艳丽的蝴蝶,还有中间那么痛苦的破茧而出的过程,使人觉得蝴蝶不是一般的生灵,而是被赋予了特殊生命特质的神物。 

    我脑海中情不自禁地浮现出梁山伯祝英台双双化蝶而去的情景,又想起了周庄梦蝶,庄子在梦里,化做蝴蝶,在自由翩跹中悠然忘返,甚至于忘记自己是谁。在古人心目中,”蝴蝶”是自由的象征,象征着人性无拘无束,天真烂漫的本质。故而,庄子化蝶是他希望摆脱尘世的逼压和囚禁,飘飘乎遗世而独立的物化追求。 

    而今天呢,人们还有化蝶之梦吗?滚滚红尘中,谁可以超乎物外,追求到自由缤纷的梦想,达到人性的回归? 有!陪同我们参观的连州市陈磊副市长与当地的冯郁娴书记就是其中两位,他俩穿上瑶族服装,扛上锄头, “上演瑶族情哥情妹竹林相会”, 平时公务压身的两位父母官是如此亲民,完全融入到大自然中,与民同乐,回归本真!而真实版的冯郁娴镇长也真正上演了一出瑶族版的浪漫爱情故事,她说跟丈夫是通过手机微信摇一摇认识的,一位在连州山区工作生活,一位远在珠海,两人却超越了山长路远等一切时空的阻隔,坚定地爱在一起,生活在一起。如今,他们五岁的爱情结晶,一个活泼可爱聪颖美丽的小姑娘长得坚强又懂事,十分讨人喜爱。 

    好山好水育好人,也滋养出超乎俗世的浪漫爱情故事。美哉,连州!(李彩云)

 

【关闭窗口】
返回首页致公简介新闻中心 致公动态参政议政海内外联谊社会服务自身建设致公风采政策法规致公访谈专题报道资料下载致公文苑
Copyright ? 2004-2012 中国致公党广州市委员会 版权所有 Allright Reserved.
由南方科能 设计开发及技术支持 联系电话:020-38468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