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公风采
电子刊物
友情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  > 致公风采  > 党员风采
黄剑丰:读书写作是一辈子的事

来源:信息时报  2014.11.17  C11版




【书房主人】 黄剑丰 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广东潮人海外联谊会理事,广州市白云区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出版有《流光飞舞》、《星空下的呓语》、《书剑飘零》、《白云深处》、《云山雅客》等书,以及《伯牙祭坟》、《情断昆吾剑》等戏曲剧本。主编有《姚璇秋潮剧艺术评论文选》。曾获广州市白云区第二、三届文化精品奖,第七届广州文艺奖。



黄剑丰的作品。


□采写 信息时报记者 潘小娴 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陈文杰
 
    作家黄剑丰的书房,通透,雅致。整个客厅就是一个大书房,有书、有画、有小鼓、有扬琴……其中还有一面书墙高高地顶到天花板,一旁有个环形的镂空木柜子,与高高的书墙绕成了一个静谧的读书空间。这个空间的外围,还种植有几盆绿色植物,让整个书房绿意盎然,显得情趣十足。

家里最贵的就是高高的书墙

    “我最早的阅读,与外公有关,外公是我读书的引路人。”说起自己的阅读,黄剑丰这样总结说,“我是独生子,外公是老师,很儒雅,很严厉,我对外公是又敬又怕。外公把我带在身边,从小教我读书。我对书的爱好就是在外公的引导下培养起来的。”

    因为外公家里有很多连环画,所以,黄剑丰从小学开始就有了小小的书柜,里面收藏有很多连环画,同学们都爱找他借连环画看,“我的连环画藏书,在我们村里是最多的,我觉得自己是个很富有的人。”黄剑丰说他一直难忘自己平生看的第一本武侠小说连环画《萍踪侠影》,因为最初看的是武侠小说,因此他本人对武侠小说有一种偏爱的情怀,后来他也创作过武侠小说,并曾经把梁羽生的《还剑奇情录》改编成了潮剧剧本。
 
    黄剑丰是独生子,当然也免不了会有独生子女成长的孤独。但黄剑丰说,因为喜欢看书,有书的陪伴,他自己好像也挺享受这份孤独的。在上个世纪80年代,他每当考试到90分,外公就给他一两块钱奖励,其实这是对他经济上的一种援助,因为当时家里很穷。“从外公家回我家,要经过一个镇,镇里有个新华书店。每当拿到外公奖励的钱,我就直奔书店去买书看。”
因为喜欢书,黄剑丰说,他从小就梦想当作家。虽然外公一直希望他教书,而他读大学所学的是医药专业,但他对药真是没什么感觉,还是喜欢看书写文章。因为“文学对我是一辈子的事情,读书对我是一辈子的事。”如今他在广州也圆了自己的作家梦。

    2014年以前,黄剑丰一直是租房子住的。很多人认为,租来的房子不是自己的房子,书用箱子装起来就可以了。“但我觉得书装起来没意思,我就用简单的架子把书摆起来,我一直觉得,一个房间有了个书架,就文雅起来了。”黄剑丰说,租房子时间短,而且还要经常搬来搬去,但人来到这世上,不也只有短短几十年,这不也是租来的么?所以属于自己的人生都应该好好去把握,租房子是用自己的血汗钱租来的,再短时间他也会把心爱的书摆起来。去年,黄剑丰用积蓄买了房,有了个安定的住所,当然也有了个书房。“家里装修造价最贵的,就是这一面高高的书墙了。我在这书房写书编书,享受着一辈子最幸福的事情。”
 
关注传统,寻根白云文化

    在采访黄剑丰的过程中,他提到最多的是传统文化。因为喜欢传统文化,去各地旅游时,黄剑丰养成了一个习惯——喜欢买各地方戏剧的碟回来。“我觉得地方戏剧最能表现当地的文化与风物,现在家里有上千张的戏剧碟,电脑里也有电子版的戏剧碟。”而他本人也确确实实一直在关注和寻根传统文化,并努力做着对传统文化的挖掘工作。《白云雅客》和《白云深处》这两部书便是他挖掘传统文化的成果。
 
    《云山雅客》一书收入了黄剑丰与白云区辖内的30位文人雅客的交流对话,涉及范围包括书画、戏曲、雕塑、文学、武术、工艺、摄影、收藏、演艺等行业。《白云深处》是黄剑丰探访白云区的古村落与文化遗存的记录。黄剑丰说,白云区的各镇街、村落大多已经走遍,他的走,不是浮光掠影的走,而是深入认真地探究这些村落与遗存的前世今生,深入考究名字的来源沿革,深入采访当地老人,他以第一手活生生的资料,挖掘出白云这个千百年来深蕴于民间的传统文化,唤起人们对传统文化的许多美好回忆。因为对白云区的山水田园、地理环境、风土人情、文史掌故等了如指掌,黄剑丰还被人们誉为了“白云区文化的代言人”。

    黄剑丰的书房里,还有个诗经专柜。黄剑丰认为,2000多年前,古人就把所有的情感和东西都写尽了。后来的所有诗词包括唐诗宋词都脱不开诗经的框架。读书就要正本清源,回到源头去慢慢细读。所以,看到有诗经版本的书,就喜欢买回家来,慢慢细看。但诗经有太多版本,看多了一些版本,还是觉得不喜欢里面的解读,于是就自己着手写。“我写了有100多篇有关诗经的文章,以我自己的经历、感想,进行解读。”黄剑丰说,他还很喜欢背诗经,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一出门,他的包里肯定会放上一本有关诗经的书。

    除了诗经专柜,黄剑丰书房里的书,也几乎和传统文化有关。“我书房里的书,可分三大块。我本人是潮汕人,三分之一的书是潮汕文化和戏剧;三分之一是白云区地方文献;还有三分之一是各种传统文化书。”黄剑丰说:“我喜欢传统的东西。我认为,一个写作者必须要有传统文化的功底,否则就浅薄,容易浮躁,因为没有根。”

阅读私生活

公交地铁就是一个流动书房

信息时报:你给自己的书房起过名字吗?

黄剑丰:我给书房起名“书剑小筑”。因为我从小看的第一部书就是武侠小说连环画《萍踪侠影》,我的名字里也有个“剑”字,我对武侠小说有一种特别的情怀,而且我一直有个特别的梦想,就是像侠客一样飘荡。后来我自己也在城市飘荡,呵呵,这不就有点像个侠客了吗?书房起名“书剑小筑”,书是修身,剑是防身,蕴含着我的一种侠客梦想。
信息时报:你看书一般选择在什么地方看?是在书房吗?
黄剑丰:我喜欢在公交车上地铁上看书。我上班的路途有些远,坐车的时间比较长。因此我出门坐车时,包里肯定会放上一本书。一般放的是散文集,短小,随意,很容易看完一篇。所以广州塞车,对我不影响,因为车上就是我的一个流动书房。车上的人喧哗也不会影响我的阅读,因为我在家看书,很喜欢一边看书,一边开音乐或放潮剧。我喜欢这种闹中求静的阅读方式和读书氛围。

信息时报:你读一本书,有什么样的阅读习惯?

黄剑丰:我每读一部书,喜欢直接看书的正文内容,一般不太爱看序言,因为序言会有误导性。等看完书后,对整本书有个大概的了解,我再回头看序言,就能看清楚序言写得是不是贴切。当然有时候我也会先翻看一下后记。后记是一个作者为什么写这本书的来龙去脉,看看也挺有趣的。

信息时报:有没什么有趣的买书读书经历分享一下?

黄剑丰:记得有一次我去中山图书馆看完书回家,走到车站才发现手头只剩下100元整,要坐车没零钱。为了把钱找散,我直接就钻进离车站不远的书店,买了本余华的《活着》。晚上回到家,立刻通宵地把《活着》看完了。

信息时报:你的诗集《星空下的呓语》获了文化精品奖和文艺奖,请问你对诗歌有怎样的情怀?

黄剑丰:我写诗歌是从初中开始的,那时有太多的幻想,很多感情需要抒发。当时看了泰戈尔、冰心、汪国真等人的诗歌。我读这些人的诗歌,还用笔一首首抄下来,抄写了一本又一本,并兴致勃勃地给这些诗歌画插图,也不知道哪来画画的天分,画太阳、花朵、青草等,一边画,一边读诗,跟诗歌就更有了一种心灵的交融。我对诗歌一直有种难忘的情怀,现在也还写诗。后来我出版了诗集《星空下的呓语》,也可看作是对我这种情怀的完满解读吧。

【关闭窗口】
返回首页致公简介新闻中心 致公动态参政议政海内外联谊社会服务自身建设致公风采政策法规致公访谈专题报道资料下载致公文苑
Copyright ? 2004-2012 中国致公党广州市委员会 版权所有 Allright Reserved.
由南方科能 设计开发及技术支持 联系电话:020-38468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