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公风采
电子刊物
友情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  > 致公风采  > 党员风采
黄浩深:当前有一种危险趋势 就是用西画来淘汰中国画

■黄浩深 (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致公书画院副院长、广州市美协花鸟画艺委会委员、广州市海珠区文联副主席)

    金秋十月,赶着第十二届全国美展即将落下帷幕的前两天,怀着朝圣之心,远赴天津美术馆,一睹五年一届的全国选“美”的获奖和入选作品。虽然前往之前,已闻画届对此次“选美”褒贬不一,可这是5年间中国画创作的一次国家层面的检阅,想想又岂能错过?规模宏大的三层展览大厅,荟萃着在全国层层筛选出来的近600幅巨幅作品,总体印象大方向还是坚持了塑造中国气派,也有时代精神,风格也明显有多样化。

    画,还是要现场看原作,会有很多不一样的感受、不同的气氛和想法。我足足用了7个多小时,力求仔细琢磨原创的思想、用笔、用线、用墨和色彩及技巧的处理,希望能借此吸收养分,为己所用。此届的展览,虽然总体上还是工笔画唱主调,但在题材上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贴近现实题材的创作方向,奠定了绘画鲜活的时代感及当下意识交融。大多的作品,既有传统的笔墨语言,也有肌理制作的糅入,丰富和发展了传统的笔墨语体。许多作品由于造型严谨化,对形象塑造和处理都显现有更高的专业性。在一些优秀作品中,坚持写实性的作品在深化情感、变型、夸张、抽象化表现的处理中,既坚持严谨的写实性,更倾向意象化的主观意趣,尤其是罗寒蕾的《大的小的》,以一黑一白、一实一虚,在主观意象中,既有严谨的写实性,又有高度重视线性的提炼,你可以在线条的疏与密、凝重与轻盈中感受到线条的韵律优美而纯净。

    中国先人哲学对“意”与“象”做了深入解释,从艺术角度对线性造型中的“似与不似”的问题作了明确的解答,将中国画中的线性造型与艺术追求的最高境界定义为“意象”。线条担当着中国画重要的角色,画家通过毛笔的路径,在主观造型上通过有度而有技巧的笔墨,笔一触纸,触点已连心,然后由心协调出一根线的节奏。近年来,由于多倡导回归传统,呼唤写意精神,在这届美展中也出现了一种意象化的可喜现象,意象精神是传统艺术核心精神,它不同于写意精神,工笔画、写意画同样需具备精神性、情感性以及艺术创作中的强烈主观性,在众多作品中,我最欣赏的是于理的《寂静欢喜》,曾春平的《我把春天带回家》等作品,可惜这类的作品不太多,更没有体现“熔铸中国气派,塑造国家形象”的“经典”作品诞生,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却难觅。
    当我抱着虔诚之心,啃着干粮,用了7个多小时欣赏完后,感觉到一刻钟无语的状态,其中让人感觉到悲哀的是运用毛笔、宣纸、水墨,不是粗笔,不是描,而是运用一波三折的笔墨,写出它的“生意”,写出它的神韵的作品甚少(不要说意象精神了),大部分作品造型的确很准,线条很细,但线条无力,没有了国画所独有的线条能扛鼎的力量感,有些很明显是照着图片描绘出来,素描、速写(不是中国画的写生)能力很强,花鸟、人物表现较为突出,有些作品看似很写实,细看其结构和线条的表现力像画标本一样(中国画的写实与西方绘画有着截然不同的概念),毫无生命力,其中一幅花鸟画尤为突出,一幅“锦鲤”如死鱼一样,这类型的画作都能入选“国展”,我看,顶多颁一个“劳动奖章”罢了,这是其一。

    其二,水粉画竟然出现在中国画展区中,这让人费解,中国画要创新,要吸收多方面的艺术元素,这无可厚非,但绝对不能脱离中国画载体的笔墨语言。对中国画而言,其民族性语言是以笔墨为核心,以意象为创作观念的美学体系,它区别于任何一个民族的艺术形态。离开这一前提,将是毫无意义的。试问,中国画上千年积累和发展的笔墨语言难道贫乏到要用西画来填补吗?这是这届国展中怪象之二。
 
    其三,出现更奇怪的画作是用图片电脑放大成“马赛克”的方式出现在展览上。其中最为“经典”的一幅《宋庆龄》头像,完全是“马赛克”格仔,既无技巧可言,更说不上意象精神了。这样的画作是否预示着今后的中国画完全可以电脑化去制作呢?不免不少人怀疑此届评选的公平、公正性,难怪许多人质疑是否关系户、画二代的顺水人情,质疑东道主作品入选数量大而质量有限,质疑军旅作品数量大、题材雷同而艺术水平不高,其背后是否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在普通艺术家中都看得出的问题,竟然会在如此高规格的“国展”上出现,这是这届美展中令人遗憾和悲哀的,更让人深思的问题。
 
    纵观洋洋几百幅作品,使人认可的作品的确太少,这些“大作”基本上显现出绘画技巧生涩,功力浅薄,表现内容空洞,多数作品缺乏文学修养,综合知识贫乏,其真正能表现思想内涵的语言绘画甚少,究其原因之一,并不容忽视的是,当前一种危险的趋势也存在着,就是用西画来淘汰中国画,西方现代艺术的“化肥”施于中国画的土壤,恰恰是现代中国画的危机,用西方美术造型概念来进行中国画的改造和教学,是对中国画本体语言、意象思维和精神性造成了硬伤。
 
    最近,习总书记在文艺工作者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恰恰是对当前五大文艺负面现象的及时提醒:“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不要沾满了铜臭气。”“文艺工作者应该牢记,创作是自己的中心任务,作品是自己的立身之本,要静下心来,精益求精搞创作,把最好的精神食粮献给人民。必须把创作生产优秀作品作为文艺工作的中心环节,努力创作生产更多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念,体现中华文化精神,反映中国人审美追求、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有机统一的作品。” 
   
    来源:新快报  2014-10-26  版次A23 
【关闭窗口】
返回首页致公简介新闻中心 致公动态参政议政海内外联谊社会服务自身建设致公风采政策法规致公访谈专题报道资料下载致公文苑
Copyright ? 2004-2012 中国致公党广州市委员会 版权所有 Allright Reserved.
由南方科能 设计开发及技术支持 联系电话:020-38468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