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公风采
电子刊物
友情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  > 致公风采  > 党员风采
六十载耕耘只为粤剧
——记广州市著名粤剧编剧、致公党广州市委党员秦中英




秦中英

  
    秦中英今年89岁,已值耄耋之年,然采访中他思路清楚,言谈充满智慧,丝毫不输年轻人。秦老家里不大,只有六十几方,布置简单,最显眼的位置是两排书架,上面摆满了各种粤剧剧本、唱片以及大量古今中外的文学作品。“我很少逛街,也没什么爱好,闲来就是看书、写剧本,朋友不多,大部分都是工作往来。”这位著名粤剧作家生活简单至此。
 
    秦中英祖籍东莞,1925年生于广州市黄埔区,早年曾就读于广州南岗小学、香港思工天峰中学、广州大学附属中学等读书,后考入广州大学。
 
    秦中英自幼喜欢看戏,那时还谈不上爱好,只是喜欢戏台上的热闹。在香港读初中时,香港中学英文课占很大比例,很多课程用英语授课,而秦中英英语基础基本为零,且带有很重的东莞口音,上课听不懂,开口讲又被其他同学笑,索性英语课就不去上课。那时秦中英与桂名扬住同一个宿舍,桂名扬后来成为粤剧五大流派之一(薛觉先、马师曾、白驹荣、廖侠怀、桂名扬),桂名扬的母亲在家开了个粤剧培训班,每逢英语课便去听粤剧表演培训,跟桂名扬学唱戏。从那时开始,秦中英对粤剧产生了兴趣,而且这段学戏的功底,使得他对什么样的台词适合演唱有切身体会,在其日后从事粤剧创作时,他对戏词把握能力非一般编剧能及。

    初中毕业后,秦中英回到广州读高中、大学。解放后,因父亲被划为“地主”成分,什么事情都不能做。1951年,基于初中时那段学戏的经历,秦中英动笔写了两个剧本,但无人问津。两年后,他打听到有个“华南文联粤剧研究组”,便把剧本寄了过去。研究组的成员傅炜生看好秦中英是个可锻之才,便约他从乡下出来见面,问他想不想专门学写粤剧。秦中英的第一句话是“揾唔揾到食?”傅回答“睇你自己,搞得好鲍参翅肚,搞唔好饿扁肚”,于是秦中英开始了专业的剧作生涯。

    秦中英写的第一部上台表演的剧本是《张纹祥刺马》,此剧在海珠、平安、乐善、太平、东乐、大众等六个戏院,每台连演七场,反响十分热烈。他又相继写了《薛刚反唐》、《三锏倒铜旗》,三部戏都由光华粤剧团搬上舞台,秦中英崭露头角。当时的著名粤剧编导陈天纵很欣赏秦中英的写作才华,邀他到“新百花”剧团做编剧。陈天纵的谆谆教诲和悉心点拨让年轻的秦中英获益匪浅。陈天纵重视观众心理,经常命秦中英散场后混入观众人流听反馈意见,穿行几条街,好话坏话都听,特别留心听观众骂娘的话。前辈的引导,使得秦中英练就了听意见的修养,对观众的心理把握能力不断增强。
 
    秦中英特别注意听取演员意见,秦中英常说,别人的意见只要有理,我一定改,改十次八次还要改,特别是演员的意见要尊重,因为剧本是写给他们演的,他们最熟悉舞台规律和表演感受。

    1961年,秦中英从广东粤剧院转到广州市粤剧团,为陈笑风等“度身定做”了《绣襦记》、《朱牟回朝》、《越王勾践》、《王大儒供状》等脍炙人口的剧目,受到热烈欢迎。

    1963年,左倾政治路线波及到粤剧团,秦中英因父亲是地主的出身问题,被扣上“漏网地主”帽子遣返农村,在黄埔区南岗乡“改造”,而这段“改造”期长达16年,正值创作黄金期的他只能无奈慨叹。但秦中英心态非常好,大有随遇而安的精神。16年中,他阅读了大量文学戏剧名著,《汤显祖全集》、《文心雕龙》、唐诗宋词等古今文学名著都有涉及,古文修养大大提高。
 
    1978年,“落实政策”后的秦中英回到广州市粤剧团,重返粤剧圈。从这时起,秦中英的作品一部接一部问世,成为粤剧圈内有名的高产、快手作家。从1951年开始学写剧本到现在,秦中英从事粤剧编剧已经63年。据统计,秦中英创作并经舞台演出的剧作已超过250部,省港澳所有粤剧名伶,几乎都演过他的剧作。历演不衰的《情铸虎丘山》、《昭君公主》、《刁蛮公主》、《羊城暗哨》等更产生了巨大影响。

    秦中英表示“我编本子从来不以拿不拿奖、评不评职称为标准,我写东西的时候只考虑两点:一是演员喜不喜欢演,二是粤剧观众喜不喜欢看”。秦中英认为,粤剧编剧同电影编剧不同,电影编剧写自己熟悉的东西,写出来后导演再选合适的演员来演,粤剧编剧不同,面对的就是这几个演员,要写适合演员演的作品。“剧本写出来只是完成了一半,要经演员上舞台演出才是最终完成,演员是诠释剧本的,他(她)如果不喜欢那怎么能演好呢。所以写的时候要考虑的演员的特点、舞台效果,要尽可能的把演员的艺术水平发挥到淋漓尽致。”观众是编剧和演员衣食父母,当然也要充分揣摩观众的喜好。在业界,很多编剧有个习惯,就是不允许别人改他的本子,“我在这方面还算‘开明’,所以,很多导演和演员爱演我的剧本。”
 
    关于粤剧传承,秦中英认为现在粤剧编剧人才是不少的,政府很支持,曾举办过多期粤剧学习班。但是编粤曲的人才太少,主要是不懂写粤曲。一是年轻人看书多、读书少,看书是吸收一部作品的主要观点、故事情节,读书则是要读通用什么语言表达特定的情景。写好粤曲要多读书,多读古典诗、词、文章,读到烂熟于心,用的时候才能信手拈来。二是多唱曲,自己都唱不到怎样让演员去唱呢。

    秦中英笃信机缘,认为一切事情都是因缘聚会,他入行如此,写剧本亦是如此。“我从来不去想要写些什么,演员让我写什么我就写什么,戏曲是为演员服务的。所以为什么我要勤勤恳恳地读那么多书?因为写剧不是我做主的,是演员做主的,所以,做编剧,第一要熟悉演员,第二要熟悉传统排场。”
 
    近期秦中英正忙着创作新版粤剧《六祖慧能》,书架外摆着反复翻阅的《六祖坛经》。“慧能有慧根,且非常聪明”,秦中英表示,“佛教出家等观念同中国传统文化是冲突的,在慧能之前推广范围很小。慧能彻底颠覆了佛教,他把佛教中国化了,把印度佛教与中国文化相结合,使得佛教融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佛教观念深入人心。慧能扩充了居士概念,在印度要非常有钱、非常贵族的人才可以做得居士,但慧能后任何人捐些钱物都可以成为居士,可以在家修行,更符合中国文化。”而且根据秦中英推断,观世音菩萨由男身变成女身始于慧能,争取了占一半人口的妇女。该剧目前已经基本完稿。
 
    对于粤剧创作,秦中英认为要把舞台尽量留给演员,粤剧演员不需要太多的立体布景,粤剧里演员有很多身段、唱词把观众带入一个特定情景。看粤剧不同于看话剧的一个重要特点是,粤剧有身段表演,很漂亮、很具美感。
 
    谈及粤剧未来,秦中英表示,“在我看来,粤剧前景还是好的,不过也好不到哪里去。现在的娱乐方式很多,不可能让谁都爱看粤剧。但它不会灭亡,因为,第一,政府支持,不会让它灭亡的,现在申遗成功,整个世界都瞩目,就算粤剧半死不活政府也会维持它。第二,社会上有人支持,粤剧有个特点,大家年轻时不喜欢,可能50岁以后就会喜欢了,这是本土文化。另外,香港还有一个有钱有闲阶层支持粤剧发展,广州也是有这些人的,但还没形成一个阶层。支持粤剧,但只能维持现状,渐渐好一点。”
 
    秦中英1985年加入致公党,那时他已经六十岁。2007年,秦中英介绍了粤剧演员崔玉梅加入致公党,崔玉梅在2013年凭借《刑场上的婚礼》捧得中国戏剧梅花奖。秦中英在粤剧界名望很高,2010年,在我会党员黄健生、陈德发等的资助下,“粤剧名伶群英会——秦中英粤剧作品展演”在广州市中山纪念堂上演,欧凯明、倪慧英、崔玉梅等众多广州粤剧界著名演员上台演出了秦中英的作品。(崔三辉整理)

【关闭窗口】
返回首页致公简介新闻中心 致公动态参政议政海内外联谊社会服务自身建设致公风采政策法规致公访谈专题报道资料下载致公文苑
Copyright ? 2004-2012 中国致公党广州市委员会 版权所有 Allright Reserved.
由南方科能 设计开发及技术支持 联系电话:020-38468062